从我进入 》》》

白小姐平特网_77686惠泽社群百度

2019-08-21 22:52:10  来源:国内新闻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北京一个月,举报线索翻倍

  督导组在谈话时直截了当、不回避问题,多名被谈话人称,“严肃紧张,很有压力。”

  “北京4个涉黑案件,房山区有2个。案发后,区委区政府有没有进行深刻地反思、认真地剖析?”

  这是近期在中央扫黑除恶第11督导组驻地,督导组总协调人李晓东和一位区长谈话时的一幕。

  中央扫黑除恶第11督导组自6月1日进驻北京,开展为期一个月的督导工作。下沉督导期间,新京报记者走访房山、门头沟两区多个部门及乡镇街道发现,“线索”“案件质量”“保护伞”“基层党建”等成为督导组关注的焦点。

  据中央扫黑除恶第11督导组相关人员介绍,自中央扫黑除恶第11督导组进驻北京以来,涉黑涉恶举报线索成倍增长。

6月18日,督导组在房山区法院走访督导。图/“北京房山”官方微信公众号6月18日,督导组在房山区法院走访督导。图/“北京房山”官方微信公众号

  谈话“严肃紧张”,一领导迎检时脑门全是汗

  6月17日上午,因房山区委书记在出差,区长郭延红代表房山区向中央督导组作了工作汇报。随后,在督导组驻地的一间谈话室里,李晓东代表督导组与郭延红谈话,一直持续到中午十二点多。对于李晓东的提问,郭延红都一一作出回应。

  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至6月17日,北京市共认定4起涉黑案件,其中陈海涛案、刘建军案2起均发生在房山区。郭延红说,“我们的压力特别大,但态度很坚决,各部门全力以赴配合好专案组的调查取证,对相关线索也在梳理摸排。”

  两起涉黑案发现后区委区政府是否足够重视,并进行了认真反思?针对李晓东的提问,郭延红称,两起涉黑案发后,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举一反三,确实发现存在基层党建薄弱、对村干部日常监管存在漏洞等问题,目前已采取措施,并对相关领导做了处分。

  记者在多个谈话现场观察到,督导组在个别谈话时直截了当、不回避问题,多名被谈话人称,“严肃紧张,很有压力。”一名行业主管部门领导在迎检时甚至脑门全是汗。

  李晓东称,督导组下沉时,会与地市主官、公检法“一把手”等谈话,同时也会与一些重点行业领域领导有针对性地聊。“既希望通过谈话掌握一个区的全面情况,也会在谈话中发现问题和线索。”

  督导组成员宋军也参加了多次谈话。“通过谈话,可以知道当地领导对扫黑除恶熟不熟悉、了不了解,有时也会在谈话中提出具体要求建议。”最重要的,他认为,谈话是一种压力的传导,使当地领导对这项工作予以重视,加强统筹领导。

6月18日,督导组在房山区拱辰街道四街村一小区做关于扫黑除恶的调查问卷。图/“北京房山”官方微信公众号  6月18日,督导组在房山区拱辰街道四街村一小区做关于扫黑除恶的调查问卷。图/“北京房山”官方微信公众号

  传导压力,在线索核查上下功夫

  督导组在一个区下沉督导期间,该区因前期定性的涉黑涉恶案件数量为零,涉黑涉恶线索少,各级部门都感受到另外一种压力。北京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陈雍还就此专门约谈了该区区委书记。

  被约谈后,区委书记随即集体约谈了区纪委监委、公安分局、检察院、法院和政法委主要领导,要求查摆问题立即整改。

  督导组成员宋军对记者表示,扫黑除恶线索是关键,没有线索就谈不上打击。线索质量也直接影响到案件查处进展。“所以我们会重点核查各地是否充分发动群众进行举报,各部门线索摸排是否全面仔细,是否存在遗漏的地方。”

  但他同时强调,扫黑除恶不能指标化检验工作,最关键的是把压力传导下去,在线索核查、整改落实上下功夫。

  督导组成员龚德龙于2004年开始从事打黑工作,至今已有15年,曾参与特大重大黑恶犯罪侦办,具有丰富的办理黑恶案件经验。

  龚德龙称,“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对数量没有要求,没有层层定指标,我们在督导中也没有发现有关单位下指标的情况。公检法会按照涉黑涉恶标准,尽最大努力去办案。在督导中,如果发现个案有偏差,督导组会提出指导性或参考性意见,但不会直接参与办案。”

6月18日,督导组在房山区住建委走访督导。图/“北京房山”官方微信公众号6月18日,督导组在房山区住建委走访督导。图/“北京房山”官方微信公众号

  倒查党委政府主体责任很关键

  记者注意到,在房山、门头沟两区下沉时,督导组都会分小组下沉到乡村基层,甚至入户了解情况。

  琉璃河镇五间房村原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陈海涛等14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是北京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宣判的第一个涉黑案件,影响重大。该案发生后,房山区从区纪委选派一名干部到琉璃河镇任党委书记。该镇也成为督导组的必去之地。

  “心情很复杂,也很沉痛。琉璃河镇的问题出在基层组织建设上,要有针对性地下功夫,把基层组织建设作为关键问题来抓。”房山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魏广勋说。

  李晓东在与镇党委政府负责同志座谈时说,“出了问题,不要把责任都说成是村基层组织的,镇党委也要查找自己的问题。”

  李晓东提出,扫黑除恶要落实“一案三查”,除了要查黑恶势力犯罪、“保护伞”外,倒查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和部门的监管责任也很关键。“琉璃河镇党委要从陈海涛案进行深刻全面剖析,查找主体责任,找自身的原因。”

  记者了解,在查办陈海涛案中,纪检监察机关已对4名党员干部、公安民警采取留置措施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对15名失职失责人员进行了严肃问责。房山区吸取教训,在村两委换届中,按照北京市“五好、十不能”和全面实行“一肩挑”要求,排查出不符合候选人资格条件的有145人,琉璃河镇就有26人。

  在五间房村,记者了解到,在陈海涛案发后,该镇及时调整五间房村两委班子,通过换届选举夯实基层组织。整治后的五间房村,路面平整干净,村容整洁。新任村支书石义说,两委班子正在组织村民通过清理垃圾、修整道路等方式,改善村容村貌,吸引投资,打造美丽乡村。

6月18日,督导组在房山区琉璃河镇五间房村入户了解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情况。新京报记者 何强 摄  6月18日,督导组在房山区琉璃河镇五间房村入户了解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情况。新京报记者 何强 摄

  纠正偏差,既不“拔高”也不“降格”

  6月20日上午,在门头沟区检察院和法院的工作汇报中,一起寻衅滋事案引起了督导组的注意。在对该案的定性上,相关部门曾意见不一致。但经过最终审理,法院认为,该案不构成恶势力犯罪。

  该案审判长、门头沟区法院副院长闫洪升分析,恶势力犯罪有纠集者相对固定,且经常纠集在一起,犯罪一般为3人以上,犯罪行为一般发生在一段周期内等特征。但该案在组织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上,都不符合恶势力犯罪,法院认定不构成恶势力犯罪。“黑恶势力犯罪需要依法严惩,法律是底线。在证据、认定事实、法律适用上,都得严格把关,既不人为降低、也不人为拔高,确确实实办成铁案。”

  龚德龙对此表示,公检法对案件存在分歧很正常,但要严格按照黑恶势力标准去认定。“涉黑涉恶案件的定性是否准确,是否存在拔高或降低处罚现象,督导组都会对案件进行评查。”

  “在督导过程中,会及时传达全国扫黑办的要求,纠正偏差,对涉黑恶案件要既不‘拔高’也不‘降格’。” 李晓东说,如果发现正在办理的案件有问题要组织专家进行评查,把握好尺度;发现已经判的案件有问题,也要纠正并严肃追责。如果群众举报案件办理不公,督导组也要去核查,核查后确有拔高降格的情况,要依法处理。

6月18日,督导组到在北京市规划自然资源委房山分局走访督导,调阅相关资料。6月18日,督导组到在北京市规划自然资源委房山分局走访督导,调阅相关资料。 

  调阅案卷,督导组成员交叉核实问题材料

  督导组下沉时,调阅资料和案卷是重要的工作方式之一。6月20日下午,在门头沟区某单位会议室里,督导组成员刘星(化名)翻阅完28卷档案后,复印了其中一份材料的两页内容带走。

  “在材料中发现有问题,我们都会复印一份带回来留档,作为我们查找问题的依据。”刘星说。

  督导组成员黄子明(化名)长期在金融机关工作。在几天的督导过程中,每到一处,他都会翻阅台账,检查相关单位的档案资料,了解工作开展情况。

  黄子明称,“在查阅台账时,我会紧抓‘六个围绕’,主要从党组织的政治站位、专题会议纪要、对上级政策掌握情况、具体工作计划、督促落实等几个方面查阅资料。这是一个闭环链条,如果存在断裂,那就会存在问题。”

  龚德龙在查阅台账时发现,陈海涛案的起诉意见书中,没有对黑恶势力犯罪的描述。“这表明相关机关在办理黑恶案件方面的经验还有不足,有待提高。”

  完成一天的督导工作后,督导组晚上都会开会汇总当天的工作情况,总结发现的问题,部署下一步工作。这些带回来的材料都一一摆放在了讨论桌上,大家会对材料进行交叉核实。

  “我们发现的问题,都会写入督导报告,并形成问题清单和责任清单,向北京市委反馈。” 黄子明说。

  在6月24日的中央扫黑除恶第11督导组督导北京市第二次工作通报对接会上,督导组组长李智勇详细通报了下沉督导发现的主要问题,提出了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整改建议,要求北京市要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确保问题整改到位。

  “督导组下沉各区督导指出的问题精准到位,提出的整改建议指导性强,我们诚恳接受、照单全收,不折不扣抓好整改落实。” 北京市市长陈吉宁表示。

  [声音]

  开展好这项工作,必须紧紧依靠地方党委政府,督导组主要起到督导的撬动作用,抓落实还是需要地方党委政府。在督导中,我充分体会到,北京各级党委政府在工作部署、压力传导、整改措施等方面,行动迅速,态度坚决,推动工作坚决有力,毫不含糊,政治站位非常高。——李晓东

  对于我来说,这项工作是一个不断提高认识的过程。现在黑恶势力在一些领域、地区不同程度存在,基层组织存在软弱涣散的问题,个别村支书长期把持基层政权,为害一方,很多百姓敢怒不敢言。很多问题由于“保护伞”庇护,长期得不到解决。整体感觉,中央部署开展的这次专项斗争非常有必要。——宋军

  时间紧、任务重,弦绷得很紧。督导组要传达中央扫黑除恶重大部署要求,层层传导压力。督导不仅督导基层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也要帮助、督促整改。发现问题是我们的出发点,最终还是要解决问题,让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沿着正确的轨迹前进,收到应有的效果。——龚德龙

  新京报记者 何强

责任编辑:闫宏亮

白小姐平特网_77686惠泽社群百度(07888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