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进入 》》》

nff377公众号_历史开奖查询记录

2019-12-09 00:22:51  来源:国内新闻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一房多卖、多处违规,这样会“变戏法”的小产权房不能买!

  所谓小产权房其实是一种通俗的说法,是在农村集体土地上建设的给村民居住的房屋。近年来,国务院有关部门多次重申农村集体土地不得用于经营性房地产开发,城镇居民不得到农村购买宅基地、农民住房和“小产权房”,要求坚决遏制在建、在售“小产权房”行为。为什么这里的小产权房现在仍然对外销售,而且还出现了一房多卖的纠纷呢?

  在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靠近104国道的边上,有一个已经快要完工的北桥山景苑小区,小区售楼处的广告牌上写着立体交通枢纽、四通八达,玉符河湿地森林公园、天然氧吧,看起来这是一个不错的小区。可是,在这里买了房子的不少购房者却碰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

  一房多卖 房子究竟属于谁?

  记者:您买的是几号楼几单元?

  购房者:1号楼3单元2201。

  记者:您买的是哪一个号楼。

  购房者:也是1号楼3单元2201。合同虽然不一样,但是门牌号是一样的。这个窟窿越捅越大,都很可怕。2015年就已经重了67户。

  一套房子,卖给了两家人,据了解,这样的情况还不是个别现象。付了钱,房子却起了争议,这让他们很头疼。

  购房者:就攒了这么点钱,还是全款全付的。你说老百姓拿了这个钱,能不着急吗?

  为了了解情况,记者以购房者的身份来到了北桥山景苑小区的营销中心,这里仍然在销售房屋,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正在销售的都是现房,并带着记者去实地看了房。可是,对于一房多卖的现象,他们怎么解释呢?

  房子究竟是谁卖的?

  北桥山景苑小区营销中心工作人员:咱现在小区里可能会出现一房多卖的情况。一些顶账房什么的。他再私自往外卖,他可能会出现一房多卖(的情况)。 

  按照售楼人员的说法,这家房地产公司曾经把一些房子给了施工方,来顶工程款。

  可是,这些顶账出去的房子开发公司还在卖,没有销售资格的施工方也在卖,这才出现了一房多卖的问题。据了解,当地的街道办事处成立了一个工作组来调查这个问题。

  济南市陡沟街道办事处陡沟管理区 党总支书记 杜洪曦:我们办事处成立工作组的目的,就是对一房多卖的情况进行一个调查统计。然后根据我们统计结果对开发商、建筑商,有没有一房多卖的情况进行调解。然后让他们自动地把多卖的房屋调出来或者退款。

  记者:你们现在查出来有多少套一房多卖?

  济南市陡沟街道办事处陡沟管理区 党总支书记 杜洪曦:现在查出来有一百多套。

  一百多套房被重复销售,有的房子甚至不止被卖了两次,这就意味着至少有两百多个家庭交了四五十万元,却拿不到房子。从购房者提供的销售资料来看,跟他们签销售合同的有开发公司,也有一些建筑公司。按理说,经过多年来的发展,房地产市场越来越规范、监管也越来越严,在这里怎么还会出现一房多卖的情况呢?据了解,山景苑的房价在每平米5000元左右,而周边同地段的房价在一万多元,虽然不能按揭,只能一次性付全款,但因为有明显的价格优势,销售特别火爆,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为何房价如此低廉?

  北桥山景苑小区营销中心工作人员:没有房产证,这是小产权的房子。 我们一直卖的都是小产权的房子。

  所谓小产权房其实是一种通俗的说法,是指农村集体土地上建设的用于出售的房屋。早在2012年,当时的国土资源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坚决遏制违法建设、销售“小产权房”的通知》,要求各级行政主管主管部门对在建、在售的“小产权房”坚决叫停,严肃查处。那么这个项目怎么到现在还在公开销售这样的小产权房呢?

  为何违建小产权房仍然被大量出售?

  记者:那这小产权房怎么在你们眼皮下卖了这么多年呢?

  济南市陡沟街道办事处陡沟管理区 党总支书记 杜洪曦:这个问题那得问领导。具体情况弄不清楚。

  负责调查情况的街道办工作人员说不清楚情况,而根据售楼处张贴的文件,这个项目是济南市2010年第二批农村建设用地整治挖潜项目的一部分,是北桥村的新村建设——村民安置房建设项目,就是通过城乡统筹的方式,减少农村建设用地,来实现增加城乡建设用地的目的。

  一直在等待的村民们

  山东济南市陡沟街道办事处北桥村村民:七八年了。

  记者:最早怎么说的?

  山东济南市陡沟街道办事处北桥村村民:一开始就说的分房子。一个人是四十来平方,光说这个。

  等待安置的村民的生活现状

  这位村民和她的老伴住在这一间房里,他们所有的家当都堆在一起,白天把锅碗瓢盆放在床上,晚上又再挪开。早在2012年,她家的一亩多耕地就在这次新村改造中被占用,他们期待着早点搬入新房。

  记者:那您盼不盼着这房子早点分给你们,你们可以住进去?

  山东济南市陡沟街道办事处北桥村村民:那还没有(消息),谁知道什么时候呢。

  村民们说,安置房一直没有完工,楼却越建越高。为了解当时情况,记者反复联系负责这个项目的北桥村村委会,村委会始终没人上班,当时村委会主任的电话也始终无人接听。随后记者找到开发公司的一位负责人人了解情况。

  记者:当时我们看了规划只批了(不到)4万平米。

  盛地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 范维华:这个是政府的失误,不能说我(有问题)。

  记者:谁拿钱?

  盛地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 范维华:你光批了不拿钱。政府拿钱还是村里拿钱?说规划局也没有给我说修到多少平方。我为什么这么说?光规划局盖了章通过这个规划。有这个政策谁拿钱?没有办法了,后来我们和村里签合同,都是我们公司自己拿钱建。

  就这样,村里的安置房变成了开发商对外销售的小产权房。开发商说是缺乏开发资金,就得增加面积、把楼房多盖。可是楼越盖越多,村民们仍然住不进去。这是小区最早的规划图,规划住宅为4+1层,地下一层地上四层,等到小区的开发商——盛地开发公司开发建设时,建设合同已经变成了12层的小高楼。可是小区施工方入场时,拿到的却是一份20多层的建筑图纸。对于这种现象,负责规划监管的部门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监管部门如何应对?

  济南市自然资源局工作人员:规划只是四层,后来改成十二层、二十多层。

  记者:这个归谁管?

  济南市自然资源局工作人员:这肯定是私自调整规划。是不是看的买的人多了往上盖?

  记者:他说不挣钱,开发商说村里没钱,盖得多了才挣钱,开发商想挣钱。

  记者:这个我们管不了它。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因为脱离了监管,这些房子即使住了进去,安全也存在巨大的隐患。

  巨大的安全隐患

  1号楼建设方 吴先生:我是干劳务的、大工程的。我是借用别人的资质干这个活。施工许可证是怎么回事,开工他们自己给我盖了一个。因为我们也不知道开工证是吧。他给我们盖了一个开工许可,盖了一个山东盛地,许可我建设1号楼。我还瞅着那个是开工证,因为我们对这些政府手续完全是有点不清楚,也不知道。

  有“许可”的开工与加盖

  这就是开发商2013年提供的一份 “开工许可”,上面盖着村里的一个公章。就这样,高楼开建了。吴先生说,到了楼快盖完的时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还要求他们再加高楼层。

  这是2014年6月他们拿到的一份通知,要求他们在小区的1号楼、4号楼、5号楼等分别增加两个楼层。

  “假”许可,盖“多”层

  吴先生 1号楼建设方:5号楼啊,设计上是26层,现在变成28层了,多加了两层。7号楼、6号楼,原先是18层,现在盖到21层了。1号楼开发商也让我加,我说你让我加,行。那你得监理部门盖章,设计院也要盖章。图纸你给我弄一份完整的图纸。后来他们也说,那行,我去给你把图纸弄过来。结果把图纸弄过来了,我一看,假的。那图纸上面按理说,加层加两层,总高在原先基础上多不到6米。结果呢,给原来的图纸加两层也是这么高,而且没有监理部门盖章。 

  违反规划、没有正规的建筑许可证、修改图纸、擅自加高楼层,这样的项目安全如何保证、能够通过监理公司的监管吗?记者随后找到负责这个项目的监理公司了解情况。

  缺位的监理公司

  记者:我们想了解一下北桥村安置工程安置房那个监理项目的情况。

  山东剑威工程建设监理公司 工作人员:当时它手续不全,我们随后就撤出来了。

  记者:你们啥时候撤的?

  山东剑威工程建设监理公司 工作人员:手续不全都不让我们监督,我们就退出了。

  监管退出,并没有影响这个楼盘的继续建设和销售。那么这个公司为什么这么神通广大呢? 通过查询记者得知,山东盛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2月27日,与北桥村委会签订联合建设开发合同的时间是2013年3月17日,也就是说,当时这家公司仅成立19天,就接手了北桥村的安置房建设项目。根据当时的招标资料,需要三级开发资质。

  “神通广大”的开发公司

  记者:你们开发资质,三级资质是什么时候拿到的?

  盛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董事 范维华:详细情况我不大清楚。

  这位公司的董事说不清楚公司的资质。据了解,根据《房地产开发企业资质管理规定》。房地产三级开发资质,至少需要两年以上的开发经历才能取得。在合同签订时这家不过成立不到一个月的公司又如何能符合条件呢?

  原规划不到4万平方米的安置房变成建筑面积十几万平米的12层高楼,而到实际修建时,楼房又变成了28楼,建筑面积又扩大了好几倍。这里原本规划的是村民新区,而按照市国土资源局的关于规划的复函中明确写着,维护农民合法权益,该地块不得用于房地产开发。那么,开发商能取得开发建设的相关许可吗?

  含糊其辞的开发商

  记者:这个写着维护农民合法利益,不得用于房地产开发吗?

  山东盛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负责人 范维华:写是这么写。

  记者:不管怎么说,它没有给你发建筑许可证。

  山东盛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负责人 范维华:这个事情我没法回答你。

  缺乏相关手续,没有监管,就这样,多栋二十多层的高楼拔地而起。这样的情况,开发商表示并不是他们自己单方面所为。

  开发商:这不是我们私自乱干的

  山东盛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董事 范维华:这不是我们私自乱干的。你可以上政府部门去了解。

  记者:你这个楼从四楼变成十几楼、二十几楼,政府是知道的是吗?    

  山东盛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董事 范维华:不知道能盖起来?知道的。开干时(街道)党委书记都来了,你看照片。

  含糊其辞的街道办

  记者: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他们是这么干的呢?

  济南市陡沟街道办事处陡沟管理区 党总支书记 杜洪曦:现在北桥村发包,而且是很早了,应该是七八年前了吧。

  记者:小产权房不是一直说不让卖吗,它这个怎么卖了这么多呢?

  济南市陡沟街道办事处陡沟管理区 党总支书记 杜洪曦:小产权房开发商这边有合同,除了给村民盖房之外,有用于出售的。

  记者:规划上说不能做房地产开发的是吧?

  济南市陡沟街道办事处陡沟管理区 党总支书记 杜洪曦:那个我不大清楚,现在已经形成规模了。

  说是已经形成规模,似乎有点无能为力。除此以外,对规划同样负有监管责任的济南市自然资源部门又是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呢?

  “便宜你肯定就手续不全。”

  记者:因为我看国家说不让买卖小产权房,这个什么意思呢?

  济南市市自然资源局工作人员:现在刚需又别的卖房子那么贵,就他这个房子便宜,人不就买了嘛。别的可能一两万它那儿几千块钱,便宜你肯定就手续不全。

  就这样,在当地政府和相关主管部门的默许下,这里从村民安置房变成了难以交付的小产权房。除此以外,按照规划,等到村民搬进了新的小区,还要把村民的住宅拆除,恢复成耕地,这一切显然还遥遥无期。

责任编辑:张申

nff377公众号_历史开奖查询记录(09999922)